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读后感 > 读《历史三调》有感

读《历史三调》有感

栏目:读后感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读《历史三调》有感

  文/房羿伶

  作者认为,历史学家重塑历史的工作与另外两条“认知”历史的途径——经历和神话——是格格不入的。作为事件的义和团代表的是对过去的一种特殊的解读,而作为神话的义和团代表的是以过去为载体而对现在进行的一种特殊的解读。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体现了认知和看待过去的三种途径。

  一、历史学家重塑的过去

  历史学家的工作是真实和完整地重现过去发生之事呢,还是舍弃一些确实存在的史实并增添一些未曾发生的事情后形成新的历史呢?历史是对过去的解释,历史学家的首要目的是理解过去发生之事,然后 向读者进行解释。叙事法是历史学家阐释真实的过去的一个基本手段,而事实是错综复杂的。

  历史学家是在已经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从事研究工作的,这是历史学家的一个职业标志。历史学家有可能受到一个存在已久的错误的逻辑命题——发生于其后者必然是其结果——的误导。他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让读者不再认为发生于其后者必然是其结果,相反,事情的发展是有各种各样可能性的。历史学家必须十分小心,以免在重塑历史时草率的得出这样的结论:事情的结果是前定的,不可改变的。

  历史既存在又不存在,既是真实的又是虚幻的,具有不确定性、不完整性和短暂性。而历史学家重塑的过去的特点则是对历史的理解和解释、对事情的结果的预知以及对于整个事态的全方面的了解。

  二、人们经历的过去

  我们不是全部历史的亲历者,却是自身历史的亲历者,这种个人的主观经验是我们评说和省察与众不同的历史经历的基础。但人们经历的过去不可能被完全恢复,原因之一是,在任何历史环境中,只有一部分人的经历被记录下来,传至后世。第二个原因是,即使过去的经历能够完全再现,也只能是用文字或视觉资料来重塑过去,而不能再现经历本身。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预料不到、也无从把握事态的未来走向,他们对自身经历的理解不仅受到他们所处的文化空间、社会空间的制约,还受到地理空间的严重制约。

  人们的历史经历的另一个明显特性是,真实的过去包含着许许多多不同的经历,其中一部分是重要的、关键的、值得记住的、明确的,另有一部分是辅助性的,处于从属地位的。而当历史学家花费时间和精力舞文弄墨叙述历史事件时,他们普遍重视发生过的事情,而不重视没有发生的事情。历史学家的目的是了解和解释历史,深化制造者则从历史中吸取能量,为现实的政治或宣传目的服务,为深层次的心理基础造势。

  三、被神话化的过去

  历史学家与神话制造者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是历史学家研究历史的复杂性、细微性和模糊性,而神话制造者往往以片面的观点看待历史,从历史中找出个别的一些特点、特性或模式,把它们当做历史的本质。

  对过去的神话化有很多形式,其中一种或许可被称为“普通型”形式,是指各个社会的普通老百姓头脑中贮存的大量历史形象的神话化。神话化的另一种常见形式是修改自己的生平经历,即是说,我们经常修改我们以前的生活经历,使之符合和适应我们的自我概念在生命长河的不同阶段的不同变化。还有一种形式是涉及历史题材的诗歌、戏剧、小说、艺术和电影对历史的神话化,这种形式比历史着作更容易使历史形象印在人们的脑海中。最后一种神话化的形式是借助于报纸、杂志和书籍的神话化。

  周年纪念是纪念历史事件和人物的最常见最有影响的形式。如果被纪念的事件被后辈们普遍以否定的态度予以看待,那么,举行周年纪念活动的主要目的往往是教育世人,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也。然而,人们经常利用周年纪念来重温他们认为有积极意义的历史事件。

  在其他情况下,人们利用周年纪念提供的机会对各自理解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争论不休,并质疑以前纪念某人和某事的方式是否合适。总体而言,周年纪念可在现实与历史之间筑起一条感情桥梁,对纪念的人物和事件加以重新塑造,以适应现在的人们和政府不断变化的看法。

  事件、经历和神话是人们了解历史的意义、探寻并最终认识历史真相的不同途径,这三种途径之间虽有明显的矛盾,但在其各自的范围内,都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真实性,应当以对立统一的观点看待。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