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电影观后感 > 《冬天的骨头》观后感:傲骨矗立在冬天的寒风中

《冬天的骨头》观后感:傲骨矗立在冬天的寒风中

栏目:电影观后感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冬天的骨头》观后感:傲骨矗立在冬天的寒风中

  在第20届哥谭独立电影奖评选中获得最佳影片、最佳群戏奖的影片《冬天的骨头》,是由女导演德布拉-格兰尼执导。该片还在第83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编剧本四项殊荣。同时也在第26届独立精神奖提名名单中凭借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7项提名领跑全场。《冬天的骨头》以冷静克制的镜头语言,苍凉悲悯的摄影基调,不仅使其在参展中大放异彩,且以女主角坚忍不拔的性格和自强不息的精神,使影片独具女性知性之美的同时,也征服了大多数观众的心。

  影片根据丹尼尔·伍德瑞尔的同名小说改编,以穷僻的美国密苏里州欧扎克山脉地区为背景,讲述了一个17岁少女坎坷的寻父经历。故事以少女的寻找之路为视角,并在抽丝剥茧的探寻中,带出了父亲的神秘与当地荒蛮暴力为正道的残酷事实,随之一个谋杀案也显露冰山一角。如果少女蕾的寻父之路作为该片主线的化,那父亲的死因则是辅线,主线明朗单调,辅线扑朔迷离,主、辅相辅相成,使得影片带有几分悬疑色彩,从而摆脱了单调沉闷之感。故事开始就交待了少女蕾捉襟见肘的窘迫生活,照顾精神失常母亲,抚养一对未谙世事的弟妹,一个本该享受大好青春的美丽女孩,俨然成了家庭的顶梁柱,而这仅仅只是厄运的开始,父亲的保释又让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家雪上加霜。身为女性的德布拉-格兰尼在刻画蕾的性格、命运时,并没有给予过多的同情,而是以画面的阴霾气氛和天气的寒冷来衬托渲染,对于蕾兄弟姐妹的亲情描画也极为克制,毫无大开大合的情感宣泄,只是通过一些琐碎的小事去体现,如教弟妹怎样用枪,让弟弟亲手去掏松鼠内脏克服心理恐惧等。

  《冬天的骨头》的故事把蕾对于家庭的守护和执拗的寻找作为重点,父亲死因的真相却避而不谈,正如蕾所说,“他已经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在这个法律和良知被漠视的地方,复仇只会助长仇恨和暴力,或许唯有谅解和宽容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影片在着力描述人情冷漠暴力横行时仍不忘给人性涂上温情的一笔,无论是邻居不断的给予救济,或朋友适时的施以援手,抑或叔叔的良心发现,无一不在影片阴冷灰暗的色彩下,增添了几许温暖的亮色。

  蕾终于赢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这艰难的寻父历程中,她也迅速成长蜕变,完成了一次自我的救赎,这救赎来源于一个女孩的自尊自爱,来源于一个女性的独立意识的觉醒。在那个阴森寒冷的冬日,她就像一根骨头,在凄风中,坚硬倔傲的支撑起病母和弱幼弟妹的一片天。不难看出,影片对女性女权意识的觉醒有着细致入微的刻画,从女朋友开出丈夫的卡车,到一群女人没让男人插手群殴蕾的场面;从女邻居一次次的慷慨相助,到那群女人最终良心发现帮助蕾找到父亲的遗体,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女人逐渐独立,逐渐摆脱男性控制的过程。

  《冬天的骨头》最后留下个小悬念颇意味深长,叔叔来看忘她们姐弟妹三个,临走时蕾送给他的吉他却没拿,那句“替我保留着”有些临终嘱托的意味,在我看来,他应该是给蕾的父亲报仇去了,这一去,应该也是必死无疑了。显然,是蕾唤起了他的良心发现,与蕾的不屈不挠相比,他就像那只玻璃缸里的小白鼠,懦弱且自私,其实,死亡对他来说,不失为一个既能告慰亡灵又能自我救赎的好归宿。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 《冬天的骨头》影评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