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电影观后感 > 《末日之战》观后感:活着与不死

《末日之战》观后感:活着与不死

栏目:电影观后感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末日之战》观后感:活着与不死

  看完《末日之战》,我走向时代广场,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么一部昂贵的僵尸商业片,会令我如此兴奋,并且在兴奋中带有一丝不安。在百老汇大街,我没看到什么僵尸,满眼望去,尽是欢乐的人群。我心中隐忧地认为,一些人会马上变成——那种电影里的怪物——不合理?妄想症?可能吧。但是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走在人潮涌动的街头,谁没有这么一点妄想,都是不正常的。这部电影,让现代生活的弊端无处逃遁,让人们对瘟疫和无政府的混乱产生恐惧。并且,影片真实到会让人们一度确信,这就是我们未来生活的图景。

  马克·福斯特和布拉德·皮特一块儿搞出了这部电影,影片在拍摄的过程中经历了大量的修改和重拍。最终,拍摄出来这么一部能唤起我们内心很多对恐怖片的回忆的影片。恐怖片,这几年在数码大潮的侵袭之下,已经变得大而无当。但是这部电影却让我们看到了恐怖片的精髓。我虽然不是一个恐怖片的专家,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的心跳在加速、在翻番。《末日之战》从开篇就是高潮,而且这种高潮一直持续不断,最终形成了一种奇异的乐章。影片从一开始就没有使用“僵尸”这个词,因为和影片相比,这个词实在是太傻了。

  在看到费城段落的时候,我感到心力憔悴。虽然在《复仇者联盟》和《钢铁之躯》里我们也能看到类似的城市被毁坏的镜头,但是那两部电影远远没有这部电影所带来的刺痛感和震撼感更为强烈。《钢铁之躯》就像是钢铁一样呆滞和无趣,它做出了一部高投资的大片所能犯下的一切大场面上的错误的示范。主角装腔作势,激昂陈词;卡维尔一身腱子肉把平民英雄、超级偶像推上了神坛。曼哈顿被推平、亲人的安危无须担心。整部影片萧条而空洞,白白浪费了上亿美元。

  与之相比,《末日之战》堪称今夏银幕上最好的一部动作片。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皮特没有扮演一个超级英雄,而是扮演了一个普通人。他扮演的盖瑞·兰恩是一个聪明机智的硬汉,他不会飞、不会穿墙。而且和很多有些反传统的英雄人物相似,他对于接手这个工作,还有一丝的不情愿。在影片的一开始,一个高官告诉兰恩,全世界都在遭受僵尸的侵袭,你就是那一个可以救所有人于水火之中的关键性人物。所以,兰恩就搭上了飞机,开始周游世界,寻找解除危机的方法。在南韩的美军基地,军人们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些怪物,他们管这些东西叫做Zakes,他们宁愿变成Zakes,也不想杀死它们。这一个段落,异常黑暗、令人气短,远比费城的段落要令人不快。看到这里,我不禁会佩服索德伯格拍摄的《传染病》一片。那部影片用极其现实主义的手法讲述了瘟疫发生的时候,这个世界是如何一块一块被剥落殆尽的。但是在《末日之战》中,这种对世界凋零的的过程的更加准确而到位的描绘会更加让人欷歔胸闷。

  吸血鬼,常常被认为是与色情和变异相关的产物。那么这些饥饿的不死族呢?它们的起源是非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巫毒教、是巫医,是复活的尸体——这些东西,已经在当代的文艺作品里表现了无数遍。我们的书店、电影院、剧院和有线电视都被僵尸占领了。我们的邻居里也有几个僵尸。我们所担心的,是我们对自己放任自流,是对自己不管不顾地让自己变成那种没有灵魂、只有躯壳的怪物——可是,那些文艺作品又对那些在办公室、购物中心和餐桌边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和寂寞空洞的心做出了多少的描绘和挖掘呢?罗梅罗在1968年拍摄了经典的《活死人之夜》,他敏锐地看到了人类渴望被理解的现实。但是《活死人之夜》却并没有给出这个问题的任何解答。一个女孩在被感染之后袭击了自己的母亲,看上去,这个“理解万岁”的问题,是无解的。2006年,《末日之战》的小说出版,本片的故事大致就是出自这本小说。在这本小说中,更坏的事情发生了。人类与僵尸势不两立。虽然人类最终摆平了僵尸,但是全世界一大半的人口却死于战争。后世的幸存下来的人,要依靠口述的历史,才能把历史事实拼接起来。

  僵尸如此令人害怕,是因为他们没有武器,没有生命,更没有什么企图心。在AMC出品的《行尸走肉》中,人类就是不断地寻找避风港。这部电视剧,把大量的篇幅放在讲述人类乱糟糟的心理问题和身体问题上。当然,还有他们对僵尸的攻击和反击——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把棍子插到僵尸的脸上,并把他们的脑袋给切下来。在流行文化中,只要能活下来,做一切都是被允许的。制片方才不会关心这种正义的暴力是不是会令一些人作呕。

  在影片中,有大量的Zakes被杀死,但是它们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东西。当兰恩来到以色列的时候,他安全地躲了起来。在耶路撒冷的外面,有大量的未被感染的巴勒斯坦人。他们被放进了这座古老的城市,暂时安全了起来。这些人们兴奋地唱着歌,歌声很明显影响到了Zakes,它们使用策略,冲进了城市。这些能够快速移动的Zakes像是潮水一样占领了大街小巷。在耶路撒冷的广场上汇聚了起来。想一想这里的广场和时代广场以及百老汇大街,我那汗毛倒立的联想并不是毫无缘由的。像僵尸并不是人形的怪物,稍微降级一点,我们根本就是僵尸。

  僵尸电影的流行,表述的并不仅仅是人们对于“尸变”的恐惧,更是人们对于摆脱现实平庸生活并且活出自己的向往——那就要“减少盈余的人口”。我们为什么会对僵尸这种令人恐惧和害怕的东西有着如此之大的兴趣呢?或许,去问一问这几年已经不再流行的弗洛伊德,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 电影《末日之战》观后感
  • 《末日之战》影评
  • 《末日之战》观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