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电视剧观后感 > 《精忠岳飞》观后感

《精忠岳飞》观后感

栏目:电视剧观后感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精忠岳飞》观后感

  《精忠岳飞》即将播出,岳飞的事迹再现影视,难度一如岳飞的平反昭雪。民间常说,奸佞陷害忠良,秦桧诬陷岳飞,不但导致精忠报国大英雄的屈死风波亭,更令南宋终究是偏安淮南,再也不曾重现清明上河图、东京梦华景。岳飞能文允武,与陆游、辛弃疾、陈亮等都是南宋栋梁,可惜宋高宗失去历史的机遇。两岸三地合作拍摄的《精忠岳飞》,

  由唐季礼监制、丁善玺编剧、鞠觉亮和邹集城导演,黄晓明、林心如、吴秀波、罗嘉良、张馨予等联袂演出,这个团队可以说是在艺术创作上实现了统一。岳飞精神历八百年不衰,即便是韦小宝也不会质疑。当前处于长期的和平时期,战争的硝烟早已经远去,我们远非要高枕无忧、黄粱一梦的时刻。边界线上依然有历史遗留问题、海洋上的岛屿与矿藏也有争议,即便我们不穷兵黩武,依旧要练出精兵强将,特别是锻造一些能够既高瞻远瞩又能够站之能速胜的将军。

  在21世纪观看岳飞,当然不是要去学习冷兵器时代的具体作战战略与战术,更应该从精神上来获益。岳飞是公认的完美的大英雄,是当之无愧的精神偶像,侍母至孝、精忠报国、文笔出色,是两宋交接之时的杰出青年,牺牲之时也未到不惑之年。他的牺牲,是否值得,有一定正义。他的抵抗,有否绝对的必要,也同样被讨论。再做延伸,便是当农耕文明遭遇游牧军队,应该怎样应对的态度。现在看来,很多人以为南宋对金、元,都是不对称战争,特别是南宋对蒙古。然而,即便有再多技术上的差异,岳飞的信心满满,在《满江红》里长歌当啸:“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很显然,他的目标是卫青、霍去病和李靖、郭子仪。

  2013年4月3日,感悟派散文家余秋雨在青歌赛上对有关岳飞的对联进行点评分析。这副对联的上联是“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果如公言,宋朝何至南渡”,意思是宋朝的文武官员如果更清廉、更勇敢一些,就不会南迁,更不会灭亡。这种观念,是中国流传甚广的“道德情感历史观”,以为官员的道德操守能改变历史发展。余秋雨说:宋代的文武官员再好,也改变不了终究被元代替代的历史必然。在这里边,比道德更有力量的是“战争方式”。余教授2009年在凤凰卫视给北大学生讲课时也讲到,在当时,宋代作为由文官领导的农耕社会,在军事力量上确实打不过由几十万骑战马组成的游牧民族军队。成吉思汗的部队横扫亚欧两大洲,没有一个国家能挡住,我们为什么独独要宋朝挡住?余秋雨进一步指出,在历史进程中,“天若有情天亦老”,情感逻辑往往不起作用。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放弃道德和情感。什么是英雄?在明明会导致失败的路途上还坚持着人品人格。土地沦陷了,人格却没有沦陷,而且会永久地启发人们“收复人格领土”。岳飞就是这样的英雄,所以值得尊敬。

  对于岳飞的死,学术超男易中天在《我的历史观》里,也有过阐述,相信在《易中天中华史》里会有对岳飞以及三千年来的农耕对游牧的PK有更甚一筹的讲解。易中天认为,岳飞之死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天字第一号的大冤案。其让后人之痛心疾首,一如明代诗人文征明的《满江红》所说:“最无辜堪恨更堪怜,风波狱!”然而岳飞曾经是极受信任和器重的,宋高宗赵构甚至对他说过“中兴之事,一以委卿”的话,还对王德等人说“听飞号令,如朕亲行”。所以文征明才说:“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岳飞的死,在民间常常是归咎于秦侩之罪的,但史家却另有说法。许多历史学家都指出,大宋一朝,原本有一个比较好的传统,就是不妄杀重臣;岳飞以前,也不曾有一位大将被杀。秦侩胆敢破此先例,谋杀岳飞,没有高宗的默许,几乎就不可能。至少,也是投其所好。文征明说得好:“彼区区一侩亦何能?逢其欲。”也就是说,秦侩那贼,不过算准了皇帝的心思而已!秦侩谋杀岳飞,是看准了高宗的心思。什么心思呢?“徽钦既返,此身何属!”也就是收复了中原,迎回了钦宗(其时徽宗已死),赵构就得让出皇位来。为了保住皇位,他就不能把仗打得太大,也只能向敌人曲膝求和,甚至帮敌人除掉岳飞。“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这,也许就是他默许甚至暗示秦侩杀掉岳飞的原因之一。

  正在“收拾旧山河”的岳飞,死于南宋内部的政治斗争。宋高宗的皇位,要在脆弱的动态平衡中才能保住。南宋立国之初,宋高宗动辄被金朝追击到茫茫大海之上,以至于阳痿。待到破碎山河收拾的尚可,得过且过,再也不敢直捣黄龙,万一迎合父兄,在祖宗成法里只能是退位。在宋高宗、岳飞、秦桧的三角关系里,很显然岳飞是需要被利用和牺牲的,这便是从文征明到易中天的读解,权力的欲望、颟顸和伤害,再大、再杰出、再得民望的英雄,都是必须、坚决要干掉的。而从长期的大历史来看,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在漫长的专制社会、中世纪是必然要拉扯、拉锯、纠缠的,短时间内的独霸天下也是历史的必然,并非一方常赢,否则不同文明之间难以相互融合、交流和促进,彼此的刺激是共同前进的动力。从冒顿单于白马之围放走刘邦,到清朝入主中原,这期间的大悲喜可以说是无穷尽,岳飞的命运绝对值得同情,他的精神值得我们尊敬。当今之世,依然是以国界线为地球人最大的笆篱。

  岳飞作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军事家之一,他如何成为岳飞,是本剧需要解决的课题。岳飞如何在云诡波谲的大时代中锻造为“这一个”,充分的适应那个时代的要求,并最终被宋高宗赵构、宰相秦桧联合制造的政治密局所戕害,他的个性构成注定了他最后的抗争与接受不公的裁决,也让大宋朝的历史万劫不复的滑向南宋的文弱,岳飞之后的南宋,辛弃疾等人又不能善用,终究是要被游牧民族的最优秀代表杀戮。

  余秋雨的看法,从大原则上是准确的,我们不能要求南宋打败蒙古,但如果岳飞、韩世忠等人能够驱逐女真,那么蒙古历史也会大改变,也许不会出现横扫欧亚大陆的后事。更何况,两宋文明鼎盛,交通便利、物质发达、市民社会卓然有序,而精神空间有相当的保证,很多学者以为资本主义萌芽已然出现。假设女真被赶回,宋朝再度一统,谁敢说蒙古人的“战争方式”就一定需要其他民族的失败做配合呢?当然,历史没有绝对的逻辑,这些都是建立在假如的基础上进行讨论。不过,岳飞精神在当下的意义,是不容做假如讨论的。岳飞的刚柔并济,兼济天下的同时,又有心灵上的独到体验,我们自然应该学习岳飞精神。母慈子孝,父严子敏,勤恳好学,为人亲善,坚毅不拔,体认自然,拂去历史的尘埃,守望同一天月光,看看国破几回再度青青的山河,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 精忠岳飞经典台词
  • 精忠岳飞观后感(一)
  • 精忠岳飞观后感
  • 精忠岳飞的观后感
  • 电视剧精忠岳飞观后感
  • 电视剧《精忠岳飞》剧评
  • 电视剧《精忠岳飞》观后感
  • 电视剧《精忠岳飞》的观后感
  • 《精忠岳飞》影评
  • 《精忠岳飞》剧评:于杨芳鑫的美好初识


  •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