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经典台词 > 《成均馆绯闻》经典语录

《成均馆绯闻》经典语录

栏目:经典台词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成均馆绯闻》经典语录

  1、金允植为尽快还债,只能赚快钱,去给王相公传字条,但却找错了人,将左相之子李善俊错认。

  金允植对李善俊说:“探花,榜眼,状元?三十两到五十两任你挑?”

  李善俊面无表情地说:“五十两。”

  允植大喜:“这是很明智的选择。”

  李善俊招了招手,让她靠近,然后说:“这是上面给举报巨擘的奖金额度。五十两。”

  李善俊听了她的哭诉,放过了她,让她改过自新,但李善俊还是出人意外地大喊道:“来人!这里有人用不正当的手段侮辱科举场!”

  丁博士赶来问:“谁?”

  李善俊理直气壮地说:“我和这里的儒生们,还有大人您。第一是根本不知道卖学问是一种耻辱,只想赚钱的那些人。第二是只想着自己做题,看到不正当的手段,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儒生们。还有把这所有现象当成惯例的所有官员们和主官这一切的大司成大人的罪也不轻。”

  丁博士问:“那么你说应该如何解决?”

  李善俊说:“首先要确认试官的号牌,把射手和巨擘都挑出来,让他们出去。这样把科举场的秩序调整好后,主管科举的官员们都应该去向殿下请罪。”

  大司成大人本来也很生气,但后来知道是只手遮天的左相大人的令息,他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后来,李善俊交卷后,丁博士才发现写在李背后的文章:“作为读书的学者其气概很高,但不懂考虑百姓的生活,卖出学问买回粮食的人是小偷,那么卖学问买权威的人就是忠臣吗?要给这种人拿把刀,那他就会成杀人的冒牌巫师。要是有人可以成为大盗,那个人就是我也。”是金允植所为,将李善俊比作杀人的冒牌巫师。

  观后感:这一段的出场非常精彩,将李善俊正直勇敢的个性鲜明地勾画了出来。而允植的学问及胆识也在这里露出了端倪,并让他们两人的故事有了起因。

  2、金允植被李善俊请为巨擘,为了避免嫁给兵叛大人的命运,不得不参加了科考。

  她呈交的试卷,是这样写的:“云制述知与仁之以,肖之小生可以背书,信其才气无严,场矣不知熊川巨,严之国法止出。”

  皇上因为她的试卷是恶本,问她是谁请来的巨擘。李善俊自认是自己,并陈述了自己的理由:

  “我所知道的金允植精通诗赋和经幄,而且还会替那些身处饥饿之中的百姓着想,但是因为贫贱的家门和这里的党派之争,觉得根本不会出仕,还决定不会来参加科考,所以”皇上接口道:“你想提供给她机会,为了金允植?”

  李善俊也接口道:“也是为了小生自己。如果以金允植的文采都不能入格的话,那么是要以贫贱的家门和这里的党派之争为前提,考虑引进人才的话,如果那就是现在的朝鲜的话,小生也没有打算出仕的想法。”

  观后感:听到李善俊的一番慷慨陈词,很为之感动。他的胆量与气度,非常人所能有。

  3、 金允植回家告诉母亲自己被皇上亲点为成均馆的儒生,母亲很担忧,说学习对于女子是有害的,而且还要与男子同宿。

  金允植说:“我只是想过得像个人一样,不想被买走,要是卖给兵判大人,虽然可以过吃穿不愁的日子,但我一辈子只是值一百两银子的女人而不是个人,不想被俗世随便定下的价钱就把我卖了,还不如去成均馆,去了成均馆,允植的病也可以用我的力量治好,笔书也会变得更好。而且还有零用钱。比起这样天天被追债,那样过的才是真的人过的日子。”

  观后感:朝鲜时代的女子是很悲苦的,受儒学影响,女子无才被是德。是不让女子读书和学习的。但金允植却是一个热爱学习并有自己的思想的女子。在她身上,常常可以看到对于命运的反抗和对于世俗的质疑。

  4、新榜礼上,金允植献上了母亲做的糕点,结果招来那些贵族们的嘲笑,将她的糕点扔到地上。

  金允植含泪离去,但却返回,说:“你不是学知识、探究真理的学子吗?在藏经阁那么多本书当中,然后有教过我们要这么对待食物吗?请你回答我!”

  掌仪的跟班说:“如果是人吃的食物,当然就不会这样啦。但是,这个,不是食物。”

  金允植说:“不是食物,那到底是什么?”

  掌仪的跟班说:“在你眼中,我们这些先辈们连猪狗都不如吗?只拿来一些打糕。”

  他正准备用脚去踩,李善俊用手挡住,并捡起来,说:“先辈们的话没有错,这个不是食物,是先辈们出仕之后,要照顾的百姓们的苦热。”然后拿起一块,递到掌仪的跟班面前:“所以,请你吃下。”

  跟班说不吃掉在地上的食物,李善俊就自己先吃了一块,然后对着他说:“我已经把贵族的颜面抛开了,但没有抛弃做人的道理。请你吃下吧,如果不是猪狗的话,就应该吃了它。”

  后来,李善俊又说:“成均馆是为百姓着想,在这里研究学识的地方,如果不追随这一理念的话,我们书生们首先不会承认先礼的。”

  观后感:食物是百姓们的苦热。多么有意思的一句话!却反映出作为贵族的李善俊与平民出身的金允植一样,都有一颗体恤百姓疾苦的心!

  5、为了完成新榜礼的任务(就是把妓女貂婵的内衣取来),金允植去了妓院,刚好遇到貂婵被兵判大人轻薄,本来兵判大人是见过女装的金允植,但不敢肯定是否就是他。金允植只好装作不识,并去为貂婵披上自己的外衣。然后说道:“虽然不知您是谁,初次见面这样很失礼,大人。但是,我要把这个姑娘带走,成均馆掌仪是兵判的儿子,怎么可以依仗自己父亲的权力,做出一些专行之事。如果我不把这位姑娘带走的话,我就不能进入成均馆,而且还出口威胁,无论如何都会被赶出来,那也不能被人家称呼我为疯马,让我保全身体,才能禀明今上关于落选成均馆的联明上书啊。”

  就这样将貂婵带走。

  金允植要告辞,貂婵说我做错什么了吗?金允植说:“不是你的错,我和那个兵判也毫无区别,也是过来想和你睡一晚。还有什么区别呢?”貂婵说:“如果没有我的内衣,你就不能通过新榜礼。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金允植说:“就算是那样,那也是我的事。为了我自己,却让女子羞愧,不是大丈夫所为。”

  貂婵说:“我就当作已经把情意留给我了,少爷就把内衣拿过去吧。”

  拿着貂婵的内衣,一边作画,一边说:“这不是女子羞涩的内衣,这份记忆,我会一直记在心中。”

  成功取走了她的内衣。

  观后感:两个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情节和语言安排得不落俗套,并为后续的故事中貂婵死心塌地地爱着金允植做好了铺垫,也解释了为什么掌仪会如此嫉恨金允植。

  6、貂婵对掌仪冷淡,女林问原因,她解释道:“用男儿的帮助或者权力买到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女孩的一夜,能抓住一个女孩心的人,就一次伸手也会记一辈子的,作为妓女也会有想守住的心仪。”

  观后感:貂婵虽然是个妓女,却也是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女子。她对于爱情也是一心一意的、而且不畏权贵。很鲜明的一个人物,后面还有很多具有她的特色的语言。

  7、第一次课被丁博士训为不合格,儒生相约去喝酒,李善俊本来不去,后在文宰信的点醒下,去参加了,但却喝多喝醉。在没醉前,回成均馆的路上,两个聊天:

  金允植说:“不是不满,只是想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的,像师傅说的真理会是什么,都很想很想知道。还有这是第一次,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上课、师傅、一起学习的同学,也第一次知道论语是那么好看的书。这么说的话,都是你,你那,托你的福,觉得今天特别得谢谢你。”

  后来,金允植想方法设法将李善俊拖回,以赶上点名的时间。

  李善俊对于醉后的言行,绝口不提,但后来,当他看到金允植拉不开弓,就问道:“昨晚上拉我的力气到哪里去了?”并接着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第一次,不只是在同一位老师手下学习的同学,而是可以站在我的一边的朋友,这样的朋友,金允植你是第一个。”

  观后感:网友点评说,未知的世界总是很值得期待,因为有你的存在,使我更能感觉到期待的美好,更有信心的努力向前,不管有多困难,有多艰辛,也希望走到你面前。因为,想起你,我就会觉得很幸福,会自然的傻笑。我知道,这是从心底发出的快乐,无可取代。

  8、大射礼,以宿舍为一个团体进行比赛,但金允植是女子,根本拉不开弓。她多次努力无进展后,打算放弃,李善俊说:“根本还没有开始呢?”金允植说:“厌烦了,再也练不下去了。”

  “这么容易就说出厌烦的话来,金允植,到现在为止,你一次都没能好好拿住弓箭。你要一直这样,像穿着别人的衣服一样,别别扭扭地去射箭吗?为什么不想去面对前方的靶子呢?”

  文宰信走过来说:“喂,老论,你脑子里只有怎样才能得到王的认可,只有这个想法吗?出仕,权力,除了这些,你什么都不知道,对吧?不折不扣的老论家伙!”

  李善俊欲辩解:“师兄。”

  文宰信不给机会,继续说:“他差点被箭射穿了脑袋,你没看见他被吓着了吗?”

  文宰信欲将金允植拉走,而李善俊不让,并说:“若是因为害怕而就此离开,他将再也无法拿起弓箭。”然后对金允植说:“靠辩解和借口,什么都无法改变。”

  金允植挣开他们的手,气愤地说:“你说是辩解,是借口,不要说得这么轻巧,因为对我来说是真真切切的。在你逍遥自在地玩着射箭的时候,我忙着养家糊口,所以没有摸过弓箭,你,是不需要任何注解的李善俊,我呢,是毫无家门背景的南人出身,是连自己父亲相貌都不知道的,寒心无比的金允植。”

  李善俊说:“所以,我才叫你抓住机会,听说只要在大射礼中获胜,便能打开出仕之门。”

  金允植说:“所以呢,就是说这次的事也是为我好咯,因为你,我的人生成了什么样子,你知道吗?你,认为只要有心就能改变全世界,是吧,其实不过是个连真正世界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尊贵的大少爷。让我出仕,让我抓住机会,对你来说,那理所当然的机会,对我来说,却是上天入地都不可能得到的,奇迹!”“

  观后感:从这桥段中读出了金允植的伤心与绝望,虽然不想放弃,但却不得不放弃,因为大射礼对于金允植来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9、大龄同学看到李善俊严厉地训练根本拉不开弓的金允植,说李先俊:“恶毒的家伙,他坐过的地方连草都不会长的。”

  观后感:一个小小的配角的语言,也很丰富有趣。

  10、李善俊因为被陷害,而被弄伤了右臂,不能拉弓,于是他对金允植说:“我的左臂今天也是第一次拿箭,像金允植一样。我今天想用左臂没枝。如果需要奇迹,我就创造出来。如果我成功了,那个时候,金允植,你就重新拿起箭吧。我要参加大射礼,所以我需要你。”

  观后感:李善俊不仅对别人的要求高,而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他身体力行,做了个好榜样给金允植看。

  11、李善俊为了创造奇迹,在大雨下仍不辍练箭,金允植去劝他。

  李善俊说:“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选择父母,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出生的。我们能选择的事情只有一个,我们该如何活下去,仅此一样。你说你是没落的南人之子,世道如此考验你们,肯定觉得冤枉吧,也很想抱怨吧,但是,你想一辈子这样可怜自己,怨天尤人吗?”

  “你,你对我很了解吗?”

  “没错,把你套住的是可恶的世道。但是,要想摆脱它,就只能靠你,金允植!但凡是人,都要面对自己的靶子。没有射完之前,谁都无法离开,最重要的是,金允植,弯曲的箭是无法射中靶子的。”

  观后感:寓意深远的一段话,对两人的党色之别作了深刻的剖析,指明了改变的唯一途径就是靠自己的努力。

  12、因为丁博士知道了金允植的女儿身,本来金允植已经做出了出去的打算,但当他看到李善俊和文宰信为他做的一切时,她改变了主意,她跑到丁博士面前,向他请求:

  “老师您,绝对不能把我撵出成均馆,虽然金允植这个名字不属于我,但是殿下盖下红章的试卷,分明是出自我手,而且,命我在成均馆居馆修学的人,也分明是殿下。但是,为何怪罪于我?”

  “你的胆大放肆已经牵涉到殿下了吗?”

  “我只想知道,我何罪之有?您说过,学问是为百姓而学的。女人,难道不是百姓吗?”

  “所谓学问,思考与读书已经很充分了。成均馆,是培养出仕官员的地方。对女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事。”

  “是因为男女有别吗?”

  “是的。”

  “那么,如果没有区别,又将如何?身为女人的我,与其他儒生别无二致,到那时,又将如何?”

  “什么?”

  “老师您说,学问是提问,对世间理所当然的道理要有勇气提问,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

  “机会,请给我机会。这是平生第一次,学问到底是什么?平生第一次,对自己提出了问题。我平生第一次,遇到了欣赏我才艺的人。我平生第一次,遇到了为我着想的人。请您给我一次机会吧,允许我继续向这个世界提问吧。能够梦想新世界的机会,请您也给我这个机会吧。”

  丁博士深思良久,说道:“好吧,我不会揭发你是女人的事实,可我这么做,绝不是为了你的小命,而是绝不能弄脏成均馆的名誉,且不能违背主上御命的原因。而且我也不打算让你呆在成均馆里,你说过男女没有区别,是吧?”

  “是的。”

  “你以为凭女子之身能够赢得了男人吗?以连弓箭都无法握住的女子之身,跟男人竟技,可以得到状元,你是这个意思吗?”

  “如果做到,您就能给我这个机会了吗?”

  “如果失败呢?我将立即逐你出斋,浇灭你傲慢的气焰。而且,你金允植的名字将从青衿录中永删,以示国法威严。欺君罔上,违背纲常的你,将以死谢罪,以正朝鲜的纲常。你会为你的傲慢后悔,会将男女有别的教训,深深刻进骨子里。在这个成均馆里,你不是女人。而且,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是女人。只有这样才能救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时刻都不要忘记。”

  观后感:金允植向老师请求的那段话,很感人。她是出自肺腑的想跳出男女有别的世界,创造属于自己的梦想。

  13、金允植向掌议夸口说要拿到大射礼的状元,然后让他向她道歉。但此时的她,却根本拉不开弓。

  李善俊对她说:“拉不开满弓的状元吗?你那鲁莽的自信感,是个状元料。”

  “我,这样的我,能办到吗?”

  “我也不知道。应该会很辛苦吧。拉弓的肩膀没有力气,拉弦的胳膊又瘦小,呼吸不稳,加上双腿无法支撑身体。但是,大丈夫胸怀大志、视死如归,还怕无路可走吗?”

  观后感:李善俊确实是个鼓励人的高手。他总是先打你一捧,然后再告诉你希望。

  14、李善俊对金允植说:“连千字文都没有学好的小孩子,就想考论语科举及弟,就是你这副样子。你以为射箭靠的是弓吗?是人。不练成一副最适合射箭的身体,就是学上一百天握住弓箭的方法,也是无济于事。”

  15、文宰信帮金允植受伤的手泡药酒时,他说:“这个时候,酒就是解药。紧绷感,你不知道吧。就是直到最后都不放弃箭,一直等待,一直等到最后,觉得可以了的那一刻为止,那就叫做紧绷感。手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等到最后,所以才会总是偏离红心啊。”

  文宰信问金允植为何一定要拿状元,金允植回答说:“想给自己看。我能做出来,我是个能信任的人,我就是想给自己看,在这个世上我还需要一个信任我的人。”

  16、李善俊看到金允植经过艰苦努力后,射中红心后,说道:“我李先俊出马,哪有没成功的事啊。抓住京城第一巨孽,让他当上均馆儒生的就是我。这么快就忘了?多才多艺的熊。”

  金允植说:“你就是这样,还叫什么佳郎,叫王相公最贴切了。”

  “你很棒,金允植。很棒,做得很好!”

  观后感:李善俊的表扬不是那么容易出口的,能够得到他的赞赏也不是易事。

  17、文宰信负伤仍坚持来参加大射礼,在最后的关头出现,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是来凑人数的。”

  观后感:这个情节将文宰信的重信义的性格、简单的语言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18、在大射礼决赛前,因为具龙河的一句提醒,让聪明的貂婵了解到金允植因为得到她的青睐而得罪了掌议,让掌议处处与之做对。于是她要亲自去向掌议表明她作为一个妓女的信义并不比掌议的权力弱。她给金允植戴上手帕,并说:“那天晚上,公子留给我的情意,我来还给您。我听说您因为我经受了很多痛苦,因我不愿自己的心意成为您的负担,所以我来还您这份情意,但我的心,将会像这样,悬系在公子您身上。公子您,是我貂婵选择的男人,无论何种状况,您都不会下脆服输。我可以如此坚信吧。”

  然后貂婵对掌议说:“一介卑微妓女的信义就是如此的,大人。身为成均馆的掌议,那能够包容所有儒生的德高望重的力量,小女相信,您将会将其展示出来的。”

  观后感:从这一段中,展现出貂婵的聪明、真诚与勇敢,以及对爱情的诚挚追求。

  19、在决赛中的最后一场中,所有的压力都在这最后的一箭。金允植压力很大,而且箭又被人做了手脚。当她下去换箭的时候,她问李善俊:“状元,我能做到吗?你从不会口出虚言。”

  李善俊说:“不能,射箭的肩膀还是没有力气,射出箭的胳膊力量还很微弱,呼吸也不稳定,所以你不用咬紧牙关去争夺状元。不过,这只手,我很满意。准备过程中,你一直都是状元,即使拿到不通,即使失败,对我来说,金允植你,已经是状元了。大物,展示给大家看吧,状元的实力!”

  观后感:李善俊的鼓励是很关键的,而且他的话也是很真诚的。

  20、桀骜在帮阿福洗脚时所说的那一段话。

  桀骜:“不要偷听别人的谈话,会成为一种习惯;不要跳跑,那会成为一种习惯;不要说谎, 那也会成为一种习惯。弟弟都是学哥哥的榜样……我也有过这麼好的哥哥。”

  21、具龙河让金允植去享官厅洗澡,具龙河很想知道金允植是男还是女,所以就自已找借口安慰自己:“这不是想看女人胴体的男儿之心。而是想要确认真假的学者之心。没错!”

  22、左相(李善俊的父亲)对李善俊说:“世界上最愚蠢的人就是炫耀自己智慧的人”。

  李善俊说:“我不想隐藏(智慧),若是出仕必须隐藏智慧,抛弃信念,那么与追官逐利,又有什么区别呢?”

  23、当金允植知道自己还债的五十两是李善俊支付的,她感到很受伤。

  于是找到李善俊说:“五十两……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的脸了。”

  “先听我说。”

  “欠了如此多的债,受了如此大的恩,如果事先知道,至少会乖乖地对你言听计从。”

  “别像小孩子一样。你当时需要钱,而我有。现在开始慢慢还也不迟。没什么问题。”

  “该告诉我的,你应该,告诉我。”

  “如果告诉了,”

  “我就不会接受了。不管再借高利贷,还是再欠长利债,都不会接受的。”

  “你太幼稚了。”

  “这种幼稚的事情,人们称之为自尊心。知道吗?你宁死都要守住的那伟大的自尊心,为什么觉得,我会没有呢?所以,你是同情我吗?原来一直以来,对你来说,我只是贫困无力的,一个可怜人。所以,无论是谁,只要伸出援手,当然就该感激万分地去抓住。对吧?你,没有资格指责掌议夏仁守,不……你更坏,起码那个人,知道自己是坏人。”

  24、金允植被诬陷偷了东西,需要他自己找到证据自己的清白。

  丁博士说:“金允植是有罪的, 不能证明自己清白的无能也是一种罪。”

  金允植:“女子,不能当官, 但为什么有资格当官的男子却放任朝鲜变成这样的一个国家?”

  25、当四人帮去找寻偷盗的真凶,却无意看到了百姓因为非商不可在京卖东西的政令而被抓,却无能为力。丁博士问皇上:“最终,眼下的他们还是对一切无能为力,您希望他们学到什么呢?”

  皇上说:“对这不义的世界的愤怒,对在这不正当的世上,一个人什么也干不了的无力的自己的愤怒。”

  观后语:一句话道出了皇上有心无力的心里话。

  26、当金允植为了救陷于收藏库的李善俊,而不得已换上女装时,她扑到李善俊的身上,李善俊问:“你是谁?”

  她答:“熊,多才多艺的熊。”

  “金允植。”然后盯着她看了很久,最后说:“你真是,真是多才我艺啊。”

  转而跳开话题说:“可是,拜你所赐,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帐簿,又不知到哪里去呢?”

  然后在金允植找帐簿的当儿,他扭过头摸向自己的胸口,心跳得太快啦。

  观后感:李善俊没有想到看到金允植的女装打扮后,自己会心跳加快。而且也为后来李的感情发展做好了铺垫。

  27、当李善俊和金允植逃出库房后,李善俊说:“你是在同情我吗?在深夜里,而且还是以那个模样冒险前来。觉得我无力愚蠢,觉得我独自绝对无法完成,所以觉得可怜才伸出援手的吗?无论是谁,只要伸出援手的话,一定会感恩戴德的抓住。”

  金允植:“李善俊,你真是”

  李善俊:“我……不是同情你。就像你也不是那样。起初觉得很可惜,你的那些才能。那之后,变得需要你了。如果能有朋友的话,希望那个人是你就好了。但是我……只是不知道方法而已。因为是第一次,对不起……对不起,金允植。”

  金允植:“坏蛋,我真的很努力。为了坚定内心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你真的……真的……”

  李善俊:“这些全都是我的错。所以 ,不要再哭了。”

  28、金允植从市廛商人行首的库房拿出了帐簿。

  文宰信问:“这是什么?”

  金允植说:“是市廛商人们给帮他们撑腰的官员们的进献财物的清单。”

  具龙河说:“大物你,闯大祸了。”

  金允植说:“还有这个是,我为什么不能说服那个孩子去旬头殿讲的理由。”

  文宰信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啊?被别人冤枉而出斋,你也不在意吗?”

  金允植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消灭这种帐簿,像福寿这样的孩子还会存在。如果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而把他当成罪人,这有什么意义呢?还有,我有那个资格吗?我,真不明白。”

  具龙河说:“大物这家伙,果然真会让人头疼啊!”

  29、旬头殿讲前夜,金允植在射箭场找到李善俊,将帐簿交给他。

  金允植说:“我说的真凶是他们(在帐簿里),但是,如果可以用这个帐簿做什么事情,我认为,这个人不是我,而是李善俊儒生你,”

  李善俊说:“是因为我父亲吗?正因为如此,我可能会做出其他选择。我,也许会让你失望的。”

  “那也没办法。我,相信李善俊甚过相信我自己,你不是一直都很努力吗?总是绷着脸,谈论礼仪和法规,其实你一直在努力,不是吗?为了成为好人。这次你也会如此。如果是这样的李善俊做出的选择,我相信那是正确的。就算那不是我心中的答案。”

  30、李善俊还是在旬头殿讲时拿出了帐簿交给了主上。这相当于是在自己父亲的背上插把刀。金允植说:“李善俊。你做得很好,无论那之后的事情会如何,做得好就是做得好。我……会把这一时刻长久地记在脑中,以后等我们从成均馆出去的时候。虽然不能再在一起,那也是,要记在心里。我们现在所遭遇的苦恼,我们现在感受到的害怕,那些开心的瞬间,还有,无论何时都在一起的同房生们。那么,说不定也许会变成一个更好一点的人。所以,你会记住吗?总有一天面临今天这样艰难的决定,要记起曾经有一个,比起自己,更相信李善俊的某个人。”

  李善俊:“不!无论何时,你要一直像现在这样陪在我身边。把眼挣大,看清楚,我到底有没有努力地走到尽头。这有那样,我才能看着你,记住今天这个日子。所以说,金允植……你……就这么待在我身边好吗。金允植,别的我都可以容忍。不要再……绝对不要再穿女子服饰了!我拜托你!”

  金允熙:不要再让我穿女子服饰了。真是,这么拜托还真令我无话可说呀!

  31、在孤岛上,金允植想试探李善俊关于爱情的感觉。大物对佳郎说:“想到那个人,心就跳得厉害,总是会想起那个人,没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也会因为那个人心情变得郁闷或是很开心,还有无论怎样都会很想念……”

  佳郎说:“看来你心里是有那样的人。”

  大物说:“是我先问的,不是说要订婚吗?”

  佳郎说:“那是我父亲的想法而已,我对婚姻没什么兴趣。”

  金允植递了一个苹果给李善俊,但上面有只蚱蜢。把金允植吓得大叫,李善俊笑得哈哈的。金允植问:“跑了吗?还没有跑掉吗?你在干吗,还不快处理掉?”

  “你是大物金允植吗?区区一只蚂蚱,就把你吓成了这样吗?”

  “我不是因为害怕虫子才这样,作为一名书生,就算微小的生命也应该爱惜不是吗?”

  然后李善俊抓着那只蚂蚱放在他面前,然后说:“就像这样吗?”

  金允植还是吓得大叫。李大笑。金又说:“还会开这种玩笑,你还是我认识的李善俊吗?”

  然后李善俊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比想像中的要好吃。我也有一点点害怕。抓一下试试。”

  观后感:这一段很有意思。看出李善俊是真的爱上了金允植,而做出一些他一向不可能做的事,会开玩笑了,会逗人开心了。这是爱情的催化作用。

  32、文宰信终于等到大物从荒岛平安回来,桀骜转身飞快地跑上去拉住大物说:“不行了,大...你,你小子,以后必须,留在我的视线之内无论去哪里。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在我的视线之内。因为我差点疯了。”

  33、李善俊因为发觉自己爱上了金允植,而以为自己是男色,故很苦恼。于是跑去向女林具龙河请教:“男人喜欢女人才是这世间的法则吧?”

  女林说:“不,世上哪有这种法则?是本能而已,能让男人热血沸腾的本能。”

  “可是,比起不太了解的女人,感觉跟志同道合的朋友,更舒服,更有感情,也应该是理由当然的吧。”

  而女林告诉他自己也喜欢过文宰信。然后还给了他一本野史小说。

  还说:“也不要太烦恼了。恨一个人才是罪过,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是罪过呢?无论对方是谁。”

  34、在探视日,貂婵无意间发现了金允植喜欢的是李善俊。

  金允植对她说:“对不起,貂婵,是我的错,都是,都是我的错。”

  貂婵说:“一切皆是心意所使,又何来对错之分。又能归咎于何人呢?小女并不是因为得不到您的关注,便去怨恨公子您的愚昧之人,您不必过于担忧。小女,只是担心公子,想得到不可能属于自己的那个人,结果会受伤,对方也会受伤,但还是无法轻易死心,每天都在无间的地狱中挣扎,所谓初恋,便是如此了。”对

  35、貂蝉高傲地说:“不要给,如果你想要男人的心,就绝对不要给一眼也不要看,也不要想,不要碰,什么也不要给。

  36、顺石照顾为允植受伤的佳郎,感叹他英勇救人的事迹,说:“你怎么会想起做这么了不起的事情了呢?……以前那个一尘不染的人物,一下子变得像个凡人了。以后还要变多少呢?”

  37、具龙河发现李善俊的异样,于是说道:“茶不思,饭不想,而要专心读书,这不像是即将要订婚的男人。倒像是失恋的男人该有的行为呀。怎么,你是在吃醋吗?” ……“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的话,孔子也会因为猜忌、郁闷、愤怒、嫉妒而痛苦的。因为这样才是人。像现在这样欺骗自己,是李善俊的作风吗?”

  38、女林:“去哪啊桀骜?要去赌博的话我可以陪你,要去喝酒的话我房里有好多呢。。。红壁书是诱饵,他们想要的人是你,不知道吗?”

  桀骜:“你?”

  女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认为我是连唯一的十年知己所写的笔迹都认不出来的傻瓜吗?”

  (桀骜想走)

  女林:“不要走,我很怕,你有可能会死。”

  桀骜:“活着也没什么乐趣?”(女林给了他一拳)

  女林:“如果活着还不如死了,那么,在你身边的我算什么?走吧,去按你自己的意愿生活,滚远点。”

  桀骜:“那么,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吗?(女林哭了)就在我眼前,还是为了我。那样的生活是活着吗?不用担心,我不会死,很快就会回来的。”

  39、李善俊误以为文宰信和金允植在享官厅里有不正当行为,所以一个人在房间借酒烧愁。

  金允植回来后,两人不欢而散。顺石在外偷听,以为了李善俊不满金允植,所以就劝李善俊说:“人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就连那不足都一起包容,活着才有意思啊!……”

  李说:“不是因为不足,是因为我的心意,因为我的心意已经满溢。”

  40、桀骜跟大物出现男色事件,大物让佳郎帮帮他们,佳郎:“还要我做多少?金允植,还要我为你做到什么程度?这样傻,这样寒心,这样愚蠢,这样不像我该做的事。”

  41、大物:“掌议和其它儒生没人会关心你的这种真心。”

  佳郎:“无论他们怎么想我都无所谓,我早已习惯,我在意的是金允植你的想法。”

  42、桀骜安慰大物:“会有那种事的,无论别人说什么,都安慰不了的那种事,虽然没法获得安慰,但却可以忘掉,就是往死了折磨身体,确实挺有用的,我也好久没用过了,想试试呢,就当被我骗一回,试试如何?”

  43、在斋会上,需要对金允植和文宰信的男色丑闻做出裁决。

  在关键时刻。李善俊说:“男色是我!”

  夏仁秀(掌议):你刚才说什么?

  李善俊(佳郎):男色就是我!

  ……那天晚上在享官厅除了文载信儒生和金允植儒生外,还有我。

  ……所以文载信儒生和金允植儒生是男色的话,我也是个男色啊!

  夏仁秀(掌议):你知道你自己说出的是什么话吗,是说明你自己是男色知道吗?在青衿录中会永被删除。

  李善俊(佳郎):那是法度的话就没办法了。文载信儒生和金允植儒生要是做了先辈不能做的不道德的事情的话。

  夏仁秀(掌议):就那点谎言就想辩护罪人啊!

  李善俊(佳郎):那天晚上看见我从享官厅出来的人,有安道玄、金宇卓、裴海源儒生。

  夏仁秀(掌议):是事实吗?

  ……点头

  李善俊(佳郎):可是我怎么没有传闻是男色啊?因为丑闻不是事实。

  ……金允植和文载信儒生的不适当的关系,儒生你看见了吗?

  众:……不是我,是那个人……也不是我,那个人说的

  李善俊(佳郎):看见了吗?我还想问斋任,男色是丑闻吗?

  众:那个当然对于崇尚生理学的儒生来说

  李善俊(佳郎):在儒教最重视的“仁”是,有着为朋友着想的心的含义,是我说错了吗?

  众:那个……

  李善俊(佳郎):“仁、义、礼、智、信”,跟随孟子的教诲的先辈的话,就得遵守的项目,可是居然不是事实。只看自己想看的,自信自己相信的自私的心是笨拙的行为。以没有责任感的好奇心,把别人陷入困境,还不知道那个是罪,还笑别人,看别人笑话的行为,不能说是义和礼,不能相信朋友的那个心,也不能说是学儒学的先辈的心。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心,用歪曲成男色丑闻的资格,谁都没有的。那个如果是学习理学的儒生之路的话,我还是选择成为男色。

  具容夏(女林):那样啊,李善俊。

  44、金允植还是在李善俊订婚的那一天去了李善俊的府前,李发现了他,金允植说:“昨天斋会的事,还没有跟你道谢呢。我想至少应该和你道个别吧!可能是最后了,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一定,想最后再见你一面。所以,在这里等你。无论是作为知已,或者只是同房生,或者作为众多儒生中的一人。无论如何,我都想最后再见一次李善俊。现在看到了,也就好了。”

  李说:“你不该来这里。” …………

  但后来,他还是忍不住,拒绝了夏家千金,跑出来找金允植,并对她说:“我喜欢你,金允植。原本的我,只走已有的路,只按原则行事。原本以为,礼法是这个世上的全部。喜欢上你了,这也是,我不能把你当成儒生或者同房生的真正理由。我再也没有自信,在金允植身边。(佳郎流泪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欺骗自己。不会因为我的心,让你受到人们的责骂,我是最后一次,出现在你面前。这是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全部。”

  45、具龙河问李善俊:“你这样觉得幸福吗?”意思是说,他自欺欺人,去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

  后来,李善俊去问他父亲:“您幸福吗?”

  他父亲笑了笑,说:“不值得我回答,那都是安逸之人,无病呻呤,这句话怎么能从你口中说出呢?你父亲从来没有为这些无用的问题,浪费过时间。”

  46、具龙河让顺石帮忙带李善俊来,他看到了金允植,还是无法放下,去找他。在山上,溪边,抱着金允植说:“金允植,不管怎样,我还是会这样找你。所以,现在轮到你了,快逃走吧,金允植。”

  金允植想告诉他自已的答复,但却不小心掉在水里,后来让李发现了金原来是女子。

  47、具龙河看到文宰信一个人伤心,如果安慰他说:“不要因为装作帅气的样子而泄气,桀骜。装作毫无野心,装作毫无妒忌,还有,不会为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所动摇的,很坚强的样子。如果我是你的话,与其为这些琐事所烦恼,那不如对自己心爱的人付出全部。”

  48、李善俊和金允植一起回到山上的书院,顺石叫美公子一定要带少爷回成均馆,说不想看到少爷闷闷不乐的样子。大物问:“你生病了?”

  年度最佳红娘之顺石:“据说是什么相思病,咽不下饭,读不了书,睡不了觉。”

  佳郎:“顺石啊。”

  顺石:“也不知道被那个所相思这人勾去了魂魄。”

  49、早上,佳郎和大物的对话:

  “你说什么,让我离开成均馆。”

  “这是理所当然的。”

  “什么理所当然?”

  “那是国法禁止的事。”

  “是因为男女有别,国法威严吗?”

  “你明明知道,不该有这样的事。为何?”

  “是谁让我做了不该做的事?相信世上还有奇迹?难道你忘了吗?因为我是女人吗?贫穷的人,被压迫的难民,都能相信奇迹,但因为我是女孩,就不可以了吗?这也同样,让我无法选择。无论是国法,御令,我无所畏俱。”

  后来,李善俊追出去,对他说:“我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是极危险的事,会伤到你,也有可能危及你的性命。”

  “我不想为还没有发生的事而担忧。即使走出成均馆,我还是会穿着男人的衣服,为了抄写的事,行走于殷宗馆,如果这也不行,这补贴家用,也就不分什么人,随便嫁给某人。所以,对我而言,没有精力去考虑,明天是否稳当,我,只能幸福地度过每个瞬间,尽情的,拼命的。因为这段时间在我的人生中来之不易。”

  50、貂婵在街上见到金允植,金允植想和她把话说明,于是去了她的妓院。

  貂婵说:“因为贫贱之身,也不妄想成为您的妻子,小女自幼时成了妓女,也度过了华丽的妓女生涯,但对我这一贫贱之身,少爷是第一个,把我当作知晓廉耻的女人,而不是当成了男人的玩偶。所以,在公子身边,无论是情人,还是妻妾,我也将作为女人爱惜自己,请少爷允许我,让我等下去。”

  金允植说:“不,我无法同意。比起这么美丽、善良的你,我实在有愧对于你,我是一个多么不足的人,所以,不要再把心放在我身上了。我,没有那个资格。”

  “您以这种方式来拒绝我,让我怎么能放开您呢?”

  “抱歉,真的很抱歉,貂婵。”

  51、李善俊回到成均馆。在书馆遇见金允植。

  李善俊说:“如果是为了准备黄桔制,就没有必要啦。那句话说得对,金允植,无论怎样,把你变成成均馆儒生的我要无愧大丈夫的称号,我会负责任的。”

  “你要负责任吗?”

  “在别人知道真相之前,我会帮助你安静地离开成均馆。这是我做的事情,不会出现失误的。”

  “你的意思是说,为了把我赶出去,你才回来的,是吗?”

  “那么,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放在男人聚焦的成均馆里,你把我看成那种没用的男人吗?我吗?”

  “你凭什么?”

  “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而且我有保护你的义务,我还需要其他资格吗?”

  “你可以帮助我啊!帮助我,让我能够很好地走到最后。如果我能证明,我是很适合做成均馆的儒生,就可以了吗?”

  “那要怎么证明给我看?”

  “那个……黄桔制,拿到黄桔制状元怎么样?”

  “黄桔制,这可是考全部的制述和讲经的,你真的明白吗?制述论是赋一篇,加上表、笩、论中选其一,讲经是四书三经中选其一。全部都是要背诵的考试,也知道吗?”

  “也不是其他人都不用考。大不了试试看。”

  “还有,”

  “还有什么?”

  “你可是要赢过我才可以。”

  “我还以为是什么。”

  “我从四部学堂时期就一直是状元。”

  “所以说,如果我赢了,你就不可以再说什么了。”

  “好,试试看吧。”

  52、在黄桔制的考试中,李善俊以“新民”胜出了“亲民”的金允植。按照约定,金要自退。但金求李再给她一次机会。

  李说:“我,还是不能容忍女人住成均馆。我没有和违反国法的人待在一起过。不过,没办法,比起指导百姓思想更想与百姓亲和的官员,就算是我,也想见见的。所以只能让你待在成均馆,何况,轻易违反国法和御命的这个女人,让她单独在外面生活,谁知道会闯什么大祸?我无法想像。”

  所以,实际上是认同了金允植呆在成均馆里。

  但还是想追问在大溪谷时的回答。金允植认为那个不用说出也应该是知道的,但李却让她好好地想,真诚地想,说必须说出来才知道是什么。后来,金允植就用一个吻来表示了自己的心意。

  53、当金允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因为金腾之词而死于非命时,她的心情很复杂。此时,李善俊安慰她:“我会一直陪伴着你……当你感觉到困惑或茫然时,我会在你身边;当你因为这些事而感到有所畏惧而后悔时,我会在你身边;当你想驻足停留,因无能为力而感觉无奈时,觉得,觉得此事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之时,觉得烦闷之时,还有,最终我们一事无成,徒劳,失败时,金允熙,你的身边,永远有我在。

  54、李善俊因为不懂女儿家心思,说错了话。为了向金允植道歉,竟想出在书里夹字条。分别在不同的书里夹了:“一笑一少,一怒一老。”(话外音:笑一笑,十年少,发一次脾气,多一条皱纹。)

  “子曰:中道而废,今女画。”(话外音:人不能半途而废,论语里的教诲。已经开始的事情,绝不能放弃。我想明确这是书生能够做到的。)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话外音:难道你真的这么不了解我的心意吗?)

  “爱”(放下身段,不让其他人拿走那本书里夹的字条。话外音:最后的话,我就不亲口说了,还是你亲自念出来好了。我爱你。)

  观后感:这个算是李善俊写给允熙的情书了吧。导演处理得很好,话外音设计得很合理。

  55、在贯册房见到了兵判的女儿,李善俊不让金允植走,而是当着她的面,对芙蓉花说:“对不起,对于之前我的轻率,我会一生为此心怀愧疚的,可是,我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我已经把我的心给了另一个人,所以请您不要再为不够资格的我费心了。对不起。”

  56、李善俊问金允植见到兵判的女儿,为何要走。

  金允值说:“如果是因为我,为我着想,我没有关系的。我现在已经满足了。我一次也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知道那是个过分的要求。”佳郎急忙说:“那就从这一刻开始想,努力的,认真的想吧。我一直以来想的都要崩溃了。”

  “我们,不是同世界的人。”

  “因为你,我认为不可能做的事都做过了。可是你,你还是与世界保持距离,也不想迈出一步,你现在排斥的,不是你的贪心,而是我。”

  “那怎么办?因为很喜欢你,天天幸福,我对这些不熟悉。”

  57、为了查出金腾之词,李善俊与父亲几乎成了政敌。具龙河说:“身体的反应比脑子快,这不像是李善俊的风格。你都忍受这些,去找尹参军的理由,是为了金腾之词,还是想证明父亲的清白?”

  李善俊说:“我想知道的是,十年前那个晚上的真相。”

  具龙河:“我就问一句。如果找到金腾之词,李善俊你,也许不能以左相之儿子活下去。那也没关系吗?”

  “就算那样,也会比当杀死朋友的哥哥和父亲的人的儿子好。”

  金允植听不下去,跑了出去,李善俊跟了出去。

  金允植说:“如果是因为我,你可以停止了,我连父亲的脸都想不起来,但我的心,还是钻心的痛,对于李善俊而言,父亲的影响一定更大。所以,你就到此为止吧。现在,是我看不下去了。”

  “我想求得你的原谅。为了代替父亲的空缺扮男装在市井忙活,来照顾生病的弟弟,寒冷、饥饿和独孤的那些日子,我,都想要赔罪。在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温暖的屋子读书的我,我真是,无法原谅我自己,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回到过去,把你失去的全部,给你补偿。所以,我想请求你,原谅我。”

  58、当李善俊因为自认为红壁书,而解救危急中的文宰信和金允植。主上亲自审问李善俊。

  主上问:“这几个孩子真让人头疼。一个呢,违背御命去做红壁书,另一个呢,替他被捕,让寡人面临考验,如今,如果真的红壁书没有抓到,你也许只能被认定为红壁书。也许还要为此服刑受罚,那样你也不在乎吗?真是伟大的友情啊!”

  “此事,并不是起初就做了所有准备,才开始的。有好走和难走的路之间,要选择难走的路,那么,即使不能每次都成功,但你绝对不会后悔。这是父亲对我的教诲。”

  “你怨恨过寡人吗?因为我给如此与众不同的一对父子,造成了伤害。”

  “虽然曾经有过怨恨,但从没有放在心上。无论是对传有血脉的父亲,还是对传我志向的父亲,这一点都是相同的。”

  59、金允植不理解儒生们和李善俊待了这么久,怎么还会相信他是红壁书。具龙河说:“就算一起度过了很长的时间,人与人之间就能相互知心了吗?你真的那么认为吗?连生活在一起的同房的心意都无法了解,这就是人啊!”

  60、金允植去探监。金允植说:“脸瘦了很多。我都听说了,很傻的是,我竟然觉得很庆幸。”李善俊说:“我不敢想,你能完全原谅我的父亲,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替他求你原谅。”

  “那是不可能的,你不是跟我说过吗?我们都无法选择父母,我能给你的,不是原谅,而是情人,是女人的一颗心。所以希望你也,不要给我一颗罪人的心,只要给我情人的心就可以了。”

  61、具龙河安慰文宰信:“忘掉吧,时间久了就会习惯了。在远处看着他,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62、金宇卓:“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做的话会后悔,不做的话也后悔,既然如此,不如做了后悔,更好点吧。”

  63(大射礼时)桀骜:听好了,大物,以后不管是那小子还是别人,凡是对你指指点点的人,你要给他们尝尝拳头的厉害,就像这样。

  大物:这是?(桀骜第一次送大物东西)

  桀骜:现在不会疼了,像这样。

  64、女林:“我相信的,只有桀骜你。”

  65、丁博士:“智慧不在于答案,而在于提问,能够自己提出问题的人,就能够自己找到答案。”

  66、君王:“如果不是能够珍惜和体恤寡人百姓的官员,寡人便不需要他。”

  67、桀骜看到掌议救貂蝉。

  桀骜:生平第一次看你觉得有点人样了。

  68、左相大人因为大物救了自己的儿子,于是当面致谢。大物说:“救朋友是理所应当,自认不敢接受您的感谢。”

  “阔达的气魄,真像你的父亲。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的父亲。过于理想主义,还是浪漫派。让他辅佐主上……为了压倒你父亲,我曾想过要不择手段,因为我想得到你父亲真正的臣服。想让他投降,承认现实不可能如同理想那般完美,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用这样的方式,夺取你父亲的性命。即便如此,你对我的怨恨,应该还是很深吧。”

  “不是怨恨,我在下决定,要以此为警戒。因为只要后退一步,下一次,为了做掩饰,又要退第二步,再下次……最后在自己杂乱不堪的脚印中,连一开始想要去的地方,都会忘记。”

  “我家孩子,为什么这么重视你,我现在明白了。”

  69、金允植因为是女孩,被主上抓起来了。为了救她,李善俊求自已的父亲:“请您救救,那个孩子吧。自从遇到他之后,我才看到了一片新的世界,不是从书籍中学来的,大丈夫应该打造的世界,而是我想生活的世界。但是,那个世界正在崩溃坍塌。可是,没有出息又不成器的我,我所能做的,无论在何处,无论是何事,一件也没有。所以,您能帮帮我吗?父亲。”

  “你,还是我儿子吗?”

  70、无奈之下,李善俊只好去求主上。对主上说:“金允熙那个孩子,请您抛弃她吧。还有,也请您抛弃我吧。殿下梦想的新的朝鲜,是没有希望的。殿下想放弃金允熙的理由,不是因为她藐视国法,以女儿身进入禁女的空间成均馆,而是因为,他会妨碍殿下梦想的改革,不是吗?利用不讲究礼仪和法道的我们的,正是殿下。”

  “看来我是过分地宠爱你们啦。”

  “不是为了老百姓,而是为了赢老论才战斗的吗?殿下梦想的大同世界,只有充满殿下的信念,而没有百姓吗?”

  “好了,别再说了。”

  “如果不再警戒自已,或是不再晃动指针的话,就不能正确指明方向,殿下送给我的警句,我现在还给您。”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coduhmrgzgjt
    2016-03-14 04:13:03发表

    最s新c破i解hVIPj聊e天l室 www.qeee.bid 你*懂*得

  • gfiyvwvkqoul
    2016-03-14 04:03:04发表

    最q新k破f解sVIPc聊b天z室 www.qeee.bid 你*懂*得

  • whakxsttkkpy
    2016-03-14 01:59:35发表

    最k新e破b解aVIPo聊v天o室 www.qeee.bid 你*懂*得

  • bqavkiglymdb
    2016-03-13 23:51:12发表

    最t新l破b解fVIPy聊a天e室 www.qeee.bid 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