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影评剧评 > 《夜莺》影评:法国导演的中国梦

《夜莺》影评:法国导演的中国梦

栏目:影评剧评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夜莺》影评:法国导演的中国梦

  文/云飞扬2046

  《蝴蝶》导演的弥勒的新作,在中法建交50周年的宏大主题下,做了一出关于中国的他行人的梦。依然的祖孙情、原生态的大自然,以及通过小动物来嫁接、疏通和阐发人类的情感,客观的说,本片对比《蝴蝶》有差距,法国人镜头下的中国城乡也令中国人感到诧异,这毕竟是菲利普·弥勒编剧并导演的电影,与中国人的感知有差距很是正常,当然绝大多数中国导演拍摄的当代题材,依然有这个问题。最起码,广西桂林、三江和阳朔的风土人情是美丽的,祖孙之间既熟悉又陌生的相处也是很有趣味的,尽管他们之间多多少都有些作,尤其是小女孩有着都市少女的闹腾,而爷爷李保田在路上的表现也显然能看出他过去与儿子秦昊的沟通确实有一定的问题。

  《蝴蝶》讲述对错失的爱再度寻找,《夜莺》是对曾经明确有却在现实生活中缺失的爱再次明确,菲利普·弥勒珍惜的是家庭之爱,他很准确的点名中国当代家庭的困境。秦昊和李小冉都是成功人士,然而他们的家不在北京的豪华公寓,而是在国际航班之上。他们并非不爱爸爸和女儿,然而对于女儿的爱,表现在与是源源不断的物质,而将陪护孩子的重任交给了保姆。

  因为李保田曾经在花鸟市场丢失过孙女杨心仪,秦昊便不原谅父亲,以不再与之沟通来惩罚,这便是中国当下家庭怪现状之普遍方式之一,换句话说,杨心仪即便与父母共同在一幢豪华公寓生活,也是事实上的留守儿童,而李保田即使与儿子都在北京生活,也是孤独老人,业余生活只能是遛弯和夜莺歌唱,以及回老家在亡妻的坟前诉说衷情。

  《夜莺》借助中国还没好的大自然风光,来让迷路的祖孙更加亲近,这可以让小女生去掉骄娇作的习气,李保田也便言传身教,小女生和观众都了解了他们家族的过去,他们是如何从乡下来到北京,家庭成员的奉献和现状。在乡野的竹林、山洞、梯田和流水之畔,老人和孩子才能够更自然的接触,孩子也可以撒娇就跑、兴之所至就上树,而在巴黎、香港、东京等高大上国际都市的秦昊与李小冉,基本上只能通过手机来与家人进行遥控,遥并不意外,关键在于控,他们习惯了控制自己,也积极的控制家人,所谓的事业繁忙,蔓延到家庭成员之间也是如此。他们眼中的彼此,其实早已经符号化,而不再是活生生的人,生命的意义在于接触。

  接触大自然,即便是都市之中,只要愿意,也可以接触彼此。《夜莺》有一个镜头,秦昊表扬李小冉穿的裙子漂亮,李小冉苦笑说孩子生日时穿过,这一个桥段,说明菲利普·弥勒还是相当犀利,哪怕秦昊和李小冉并非那么搭的夫妻档。《夜莺》故事里的人物设定,与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并不登对和自洽。

  幸好电影很快便离开了北京,在路上的李保田和杨心仪,随着逐步向中国腹地行走,虽然有一定的笑点,不过绝大多数路过的风景、遇到的人、敞开的心扉,还是很让疲惫不堪的观众,感到很是清新(注意不是小清新),无论台词是不是偶尔的矫情,《夜莺》其实也给不出当下中国进城奋斗家庭的情感出路,李保田的希望是落叶归根颐养天年,然而我们难以想象一个孤老头子回到老家之后的生活场景,秦昊和李小冉在恳谈之后也阶段性的解开心结,愿意共同努力迎接新生活,而父子在老家的大树下、压水井旁说起小时候,毫无疑问过去的隔膜在于不沟通而不在于无法理喻。

  《夜莺》里的夜莺,勾连过往与现在,小女孩又巧妙的用新买的夜莺替代死去的礼物,新生的礼物在秦昊用李保田做的口琴教会唱歌之后,几乎所有的情绪都从过去铺展到未来。看完本片,很多记者和影评人表示要去广西走走,最起码到城市之外转转,至少这便是本片的价值所在。至于家庭之幸福与否,还是托尔斯泰说的好,电影能够给予的,是启发,修行还是在个人和造化。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