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后感网
当前位置:观后感 > 影评剧评 > 《战雷》影评

《战雷》影评

栏目:影评剧评 来源:观后感 作者:www.guanhougan.net

《战雷》影评

  在写《战雷》的评论之前,极有必要先赞一下导演。如果没有那条特别的题材通道,徐纪周根本不可能拍出《战雷》这样惊世骇俗的电视剧,换句话说,《战雷》题材通道的独特性已远远超过艺术水平对它的重要性――当然,无论从编导的创作还是从演员的创作上说,这都是一部相当出色的作品。

  西南边陲,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工兵),布雷与排雷――这些与当下这个一锅粥的和平时代绝对格格不入的字眼,却反过来成为包装这大故事最漂亮的外衣,使其可以如此地与众不同,当然,描述和解读这个故事也随之成为一件无比考验智商的力气活儿,在这方面,徐纪周导演显示了比他在《永不磨灭的番号》里更为强大的驾驭故事的能力,即他不但“挖”到了这个独特的故事,而且找到了深刻而精彩的解读路径:战争与和平。

  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现在的某边疆某军区的司令员陈大光(车晓彤饰),与他的两个亲生儿子,陈晨(李健饰)和高等(张博饰),父子两代中国军人,各有各的个性,各有各的使命,20多年前,父辈们年轻时,为了保家卫国,曾经在这漫长的边境山区里埋下了上百万颗各型地雷,20多年后,到儿子从军,从他们分别走进工程兵部队的那一天,就担负着为了维护国家稳定和民生发展排除所有地雷的天然使命,历史的逻辑在此显然如此可笑,但细细想来又如此深刻。

  战争需要军人的牺牲,和平更需要军人的牺牲,军人的另一个名字,其实就是牺牲。

  电视剧以这家身份特别的父子三人,营建起一个相当独立而严密的审美和价值系统,这当然有创作者对工程兵这一特别兵种深刻的了解,更有成长在和平年代的作者自己对布雷与排雷这一极为特殊的军事技能的解读能力,并可以把冰冷、恐怖和剧烈的现代军事动作变成军人充满激情、理想和情意的灵魂追问,而对于坐在电视机前的我们来说,每当这样的灵魂追问出现,其实也是我们在对自己生活和理想发出拷问吧。

  曾经在《士兵突击》和《桥隆飚》中多次出演军人的邢佳栋,这次在《战雷》里饰演一个身负排雷神技的边境老兵,一个基本上还活在对死去战友长久怀念里的独孤求败式当代大侠,当然,这位大侠与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一般类型世外高人又截然不同,一般的隐世大侠大多是看破了红尘,又练就了强大的独立生活能力,可以修炼出传世的剑法,或者冥思出顿悟的哲理;而邢佳栋这次饰演的林峰,性格和经历上都有点儿像《天龙八部》里那个背着屠龙宝刀横行天下的金毛狮王谢逊,表面凶神恶煞,内里单纯热烈。

  在陈大光与陈晨、高等父子之间,林峰虽然是外人一个,也并无太多交集,但由他充当这两代价值观念和生活理念迥异的军中父子的弥合剂其实是最合适不过的。

  刚刚入伍当了工程兵的高等,角色类型很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但,高等是聪明的许三多,而许三多是愚笨的高等,他们出现在电视剧里的任务其实都是要承担引发观众对电视剧要表达的主题思想的认同,说白了就是由他们的表演将观众“带入”,将观众“催眠”,最后甚至改变观众们的审美情趣与价值倾向。在这方面,林峰无疑是高等、秦雄(唐北平饰)这批新入伍排雷工程兵的精神导师,当然他也就成了观众们的精神导师,他与《士兵突击》里的伍六一截然不同,倒更像另一位班长史今(张译饰)。

  林峰是一个活在过去里的人,这样的人物,无论生活在军队里,还是生活在世俗中,都酝酿着一出人生悲剧,但又惟其悲剧,这样的人物身上才会飘出另一番铿锵的诗意,他身上有陈大光那个年代中国军人的集体主义与献身精神,同时,他又不得不活在当下,活在与陈晨、高等、秦雄以及姜锦时时交集的当下年代,他虽深居简出,也不得不面临一个古典军人活在当下最必须面对的那些麻烦,显然,徐纪周选邢佳栋出演此人,也正是看中了邢身上那股子天生的倔犟劲儿,一举手、一投足、一开口、一瞪眼之间,他与人际、与环境、与氛围、与世俗的格格不入都油然而生,他可以用最简短的言语表达最丰富的意思,显示出一种城市化时代成长起来的现代军人身上罕见的古典风致。

  不知为什么,看了《战雷》,我竟很自然地联想到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斯诺登事件,就在互联网已经高度发达到让我们几乎对世界一家、天下大同深信不疑的今天,斯诺登事件又让我们恍然大悟,哦,在这个看似通透明亮的世界的背面,另一个更为隐秘、复杂和深幽的世界确确实实存在着,那个世界里有它更为隐秘、复杂和深幽的逻辑,也有自成体系的价值观和审美情趣,它们的现实力量更是绝对不可小视。

  当然,排雷英雄林峰绝对不是斯诺登,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工程兵,这早早就被现代社会已极度边缘化的军种和职业,因为这部《战雷》而被我等世俗人做重新一次的审视和发现。

  位于中国西南部的中越两国边界绵延1350公里。云南与广西两省与越南莱州、老街、河江、高平、谅山和广宁6省接壤。从1979年2月17日凌晨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直到1989年完全停战,中越两国军队在边境进行了长达10年之久的地雷战,据《战雷》中透露是几百万枚,进入21世纪,随着和平年代经济发展和国民交流的需要,中国军队又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边境排雷,曾在对越作战中被中央军委授予排雷英雄称号的20岁战士杨再林,当时曾创造过一人排雷304个的纪录;为了排除边境线上密布如麻的地雷,多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工兵英雄明知要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依然决然地走上了雷区――《战雷》中再次以仪式化的语言重现了一幕幕他们“滚地排雷”的过往,尤其是现在看来,让人动容非常。

  而《战雷》这部剧集于今的最大贡献之一,还在于,它表现了即使在当今,仍然有如林峰、高等、陈晨、秦雄等一大批默默地用自己的生命捍卫和平的排雷英雄,与战争时的那些排雷英雄相比,他们做出的贡献和牺牲一点也不逊色,但因时因事之变,斯时中国与彼时中国社会已然跃进非常,世态已然复杂极端,正因如此,我始终觉得朴素、低调和深沉的林峰身上有一种截然不同的诗意。

  1986年上映的《雷场相思树》,是一部以中越边境排雷战为题材的战争电影,虽然已经过去20几年,但片中由胡亚捷饰演的邱原和由巫刚饰演的默涛的形象仍然记忆犹深,虽然,今天《战雷》里的林峰已历经岁月,满脸风霜,且右眼残疾,但你会很容易将眼前的林峰和过往的邱原、默涛联系在一起,这样想来,无论时间和空间如何变幻,笃定的人心和执着的信念其实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 电视剧《战雷》观后感
  • 《战雷》经典台词
  • 《战雷》观后感